就能成为能够通信的电台土制硝土被他提纯后做

吹,你继续吹,小洋妞儿“鄙视”的看了刘浪一眼,决心在这个由美利坚合众国发明的运动上打击下某大言不惭男。
 
    “那你会打吗?”
 
    “必须会打。”刘浪回想起自己曾经在篮球场上的英姿勃发,不仅抬手张了张手指。
 
    刘浪身高不过一米七多点儿,大长腿小洋妞儿穿着高帮牛皮鞋个头儿几乎和刘浪差不多高,刘浪这一张手虚握,那个位置,正好位于小洋妞儿的胸部位置。
 
    聊天的两人恐怕还没觉得什么,但从孙无法的角度望去,正好是看到小洋妞儿笑语嫣然的给刘浪说着什么,而胖团座,就。。。。。。猥琐至极的做出了一个捏球的动作。
 
    惊为天人,怎么说呢!只能是惊为天人。满脑门冷汗的孙无法虽然出身于大户人家,青少年期也有调戏过丫鬟的行径,但那也是瞅着没人的时候捏一把或者掐上一爪而已,那像浪团座如此之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准备行此苟且?
 
    不光是孙无法看到了,就连少言寡语的泰森也是倒吸一口凉气,进入这个东方古国以来,这里的人们虽然有些落后有些愚昧,但绝大多数还是极为保守传统,那会有刘上校这般放浪形骸的?或许这就是非常人的缘故吧!仔细思虑了一下那个开放型胖子的战斗力,泰森还是决定,只要小姐高兴就好。
 
    可劳拉小姐不是很高兴。
 
    不光刘浪死鸭子嘴硬不认输,那边的学生们也看到了她这个外国人,精通中国话的小洋妞儿听到的称呼不是“洋鬼子”就是“洋妞儿”,反正没一句听得顺耳的。
 
    场中的比赛也因为小洋妞儿和泰森这两个一黑一白的西洋人的到来而逐渐停止。
 
    此时的中国虽然金发碧眼的西洋人并不少见,但身高达一米九的大黑个和穿着马裤皮鞋身材修长面容精致的小洋妞儿实在太过于夺人眼球,学生们终于还是忍不住把目光都投到他们两个人身上。
 
    至于他们身边的那个穿着普通中式对襟短衫的中国胖子,自然,就被忽略了。
 
    这个时期的民国,中上层阶级现代一点儿穿西装,传统一点儿的着马褂长袍,进步青年或有思想点儿的穿中山装,也就普通底层民众着对襟短衫,更底层一点儿的民夫则穿短衫。
 
    刘浪这样一个貌不惊人衣着普通的胖子,想引起人的主意,还真是很难。以貌取人这个词可是华夏老祖宗有深刻体会以后发明的,它几乎贯穿于整个华夏的历史。
 
    见一众中国学生将目光都投向自己,心里多少有点儿不爽被称为洋鬼子的小洋妞儿眼珠转动几下,脸上绽开笑容,向前走了几步,高声道:“嗨,你们好,中国的小孩儿们,我是来自美利坚合众国的劳拉,很高兴认识你们。”
 
    这一下,本来有些安静的学生们不干了。不管哪个时代,能进入华清园的,都是那个时代的天之骄子,自然是都不愿意被称做小孩儿的,尤其是被一个如此年轻的西洋女子。
 
    有几个性子急躁点儿的,嘴里已经开始嘀嘀咕咕了,如果不是黑大汉伫在哪儿很霸气威武,黄毛鬼子之类的话绝对已经脱口而出。
 
    一个正坐在运动场边木椅上擦汗的浓眉大眼的青年眉头一皱,抬头看了看热情洋溢的小洋妞儿,站起身大踏步地迎了上来,“劳拉女士,欢迎你来中国,我们也很高兴认识你,但我必须纠正你一个中文语法错误,你应该称呼我们中国朋友,而不是小孩儿。”
 
    显然,浓眉青年应该是这帮学生的领袖,他一开口,男男女女都不再叽叽喳喳表达自己的不满。
 
    “很抱歉,我的中文水平有限,中国朋友,你们刚才打的应该是发源自我的祖国美利坚合众国的篮球吧!”劳拉倒是很干脆的道歉,然后话锋一转问道。
 
    “是的,劳拉女士有何指教?”浓眉青年不卑不亢的问道。
 
    “实在抱歉,打扰你们比赛了,你们打得很精彩。”劳拉脸上笑容不减,蔚蓝而美丽的眼珠转动几下接着说道:“可是,我身边的这位朋友觉得你们打得烂极了。”
 
    学生们很自然的将愤怒的目光投到一直面无表情的黑大汉身上,至于另一边的胖子,依然被无视。
 
    虽然有些愤怒,但学子们看着身高达一米九的彪形大黑汉,心里还是有点儿发憷的,浓眉青年近一米八的个子已经算是很高大的了,跟这位一比,还差着半个头呢!
 
    “不,不,是我身边的这位中国朋友,他说他是篮球高手,想和你们玩儿两把。”劳拉将手指向刘浪,看向刘浪的目光中包含着捉黠。
 
    全场一片哗然。
 
    被一个身高体壮的黑大汉说水平烂,已经很让人愤怒了,如果被一个胖子说,那。。。。。。
 
    很明显,天之骄子们更愤怒了。
 
    这小妞儿是不是闲得蛋疼?华清园里数不清的未来俊杰们正在等着自己去忽悠,哪有时间陪这帮小朋友玩耍?刘浪瞪一眼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多事儿的小洋妞儿,正想说话。
 
    小洋妞儿突然将脑袋凑到刘浪耳边,“上校,你如果让我见识一下你的篮球技术,我代表罗斯家族多邀请几名人员去欧洲考察,名额你定。”
 
    也不知道是被小洋妞儿口中的幽香熏醉了,还是后面的那个承诺对刘浪很重要,刘浪拨开小洋妞儿,霸气的往浓眉青年面前一站:“没错,就是我,你们的篮球水平,弱爆了。”
 
    然后,天之骄子们彻底爆了。
 
 第521章 华清天才
 
    不可忍,实在不可忍。
 
    虽然不知道弱爆了这个新鲜词从何而来,但顾名思义,胖子口中的弱爆了说他们不仅弱还弱的快爆炸了这个意思在场的天之骄子们还是听得懂的。
 
    “这位先生,我熊真代表华清大学请你收回你那个词语,否则我会认为你是对我们华清大学所有学子的挑衅。”浓眉青年眉头再次一皱,双眼炯炯有神的盯着刘浪。
 
    “噗”刘浪霸气无双的身影差点儿闪了个踉跄。
军的化肥粉给捣鼓出来的。
 
    这还不算,几个二极管和电线,在他的手中一组合,就能成为能够通信的电台,土制硝土被他提纯后做成了黄色烈性炸药。。。。。。
 
    就是眼前的这个普普通通的学生,几乎以一己之力提供了红色部队冀中部队的军工供给。但凡是研究过熊真生平的人,都会给出一个结论,如果他不是蒙受冤屈早逝,红色军工的研究绝对比那时要强上一个台阶。
 
    毫无疑问,这是个天才。
 
    “这位先生,你。。。。。。”熊真显然被刘浪这个突如其来差点儿扭到腰的动作给惊着了。
 
    这个胖子,不会是个神。。。。。。经病吧!
 
    “熊大。。。。。。哦,不,熊真同学你好。”刘浪热情的朝即将被自己忽悠走的头号华清天才伸出了热情的双手,主动拽上了有些懵逼的学生领袖的手摇了摇。
 
    没错,刘浪有信心会将这位未来的军工天才忽悠到自己哪儿去,因为刘浪知道,眼前这位浓眉青年的血,一直很热,哪怕他蒙受冤屈即将被处决,他也选择了用石头而不是用子弹。因为,他想省子弹。
 
    “先生,你这是算道歉吗?”很明显,这个时期的熊真对于握手礼还诸多不适应,一边努力的从热情高涨的刘浪手中抽出自己的手,一边很认真的问道。
 
    “华清大学做为我中华民国最高学府,能在其中就读的你们,日后必定是我国之栋梁,而且,我相信,整个中国会为你们而骄傲。”刘浪没接茬儿,却很认真的夸奖了眼前的青葱少年们,虽然他的年龄看起来并不比他们大多少。
 
    不过,这番话显然让学生们很受用,从熊真到刚才还群情激奋的青年男女们,脸色都缓和了下来。
 
    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这个衣着普通面貌普通的白胖子长得还有几分可爱。
 
    “不过,刚才劳拉女士的话倒是没说错,论学业你们还不错,但论打篮球,你们,真不行。”刘浪却在此时话锋一转,甚至还伸出一根手指在熊真面前摇了摇。
 
    如果说先前劳拉用多几个去国外的名额让刘浪不得不选择和学生们对上,多少还有些无奈的话,那现在,刘浪却是故意而为之。
 
    那是因为,眼前的学生领袖是熊真。为何说熊真是天才,根据资料,熊真不光课业厉害,在运动场上,也是光芒万丈。不管是篮球、网球、足球他都是风云人物,数十年后他那几位已经成为共和国最顶尖科学家的同学回忆他的时候,对他的评价都是就算不搞科学研究,他也能成为一个体育明星。
 
    想忽悠这样一个超级天才去四川,如果不显出点儿本领折服他,那自然是极难的。想折服他,那就在他最擅长的领域击败他。
 
    刘浪虽然在科学研究方面远不如他,但脑袋里装着的却是未来数十年共和国科研的结晶,随便抛出一个创意,都能让这帮理工男们欣喜若狂。当然,这得是把熊真等人忽悠走以后的事。
 
    现在想让人服气,那就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打篮球,刘浪脑海里瞬间转出后世NBA球星们做出的将球放进篮筐里各种匪夷所思的技术动作。
 
    当然,刘浪的依仗,不光是这,还有他强悍的身体。
 
    所以,当着所有眼睛里快冒火的学生们的面,刘浪径直走到篮球场中,冲熊真钩钩手指:“来,谁来比比,一个人或者五个人,都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