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掏钱小白脸孙无法瞬间觉得这个世界对自己

 如果说柳雪原是艳,犹如一朵玫瑰,艳的让你都不得不看向她的话,那这位则是清,于雅致、娴静和妩媚中,充盈着一种新生的青春气息,那种慑人的魅力让你看了都再也拔不出你的目光。
 
    这还是刘浪在自己的记忆中第一次看见纪雁雪不身着军装时候的模样,而这一换装,就美得不像话,美得让刘浪差点儿滑摔跤。
 
    可能任何一个男人,看见自己的未婚妻突然打扮得跟一朵花一般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当然,是他在和别的美女逛街的时候,这个前提得加上,都会这样的吧!
 
    孙无法两眼望天,表示替团座大人很悲哀,这下要倒霉了吧!
 
    不过,怎么心里还很期待呢!孙无法很难解释自己心里的那个小恶魔在拼命开心的蹦跶。
 
    可能,每个男人在看到另外一个家伙吃着碗里还瞅着锅里的时候,心里都有那种莫名其妙的小妒忌的吧!反正年轻的孙无法很期待胖子团座今天会吃上那么一个不大不小的瘪。
 
    “雁雪,柳记者,你们怎么约一起了?”刘浪脸不红心不跳的走上前,毫不心虚的问道,“走,正好,中午我请劳拉和泰森吃饭,你们倒是赶得巧。”
 
    孙无法想捂脑袋,小恶魔早就无影无踪了,这下可好了,胖团座倒是还没先倒霉,可他的口袋却倒霉了,又多了二位吃白食的。
 
    “我和柳记者早就想约着一起聚聚了,去军营找你,说你去华清大学了,我们就来找你了,事情办得还顺利吗?”纪雁雪却是很直接了当,和刘浪说话的时候顺便还和洋溢着笑脸的劳拉点头微笑算是打了个招呼。
 
    那意思是,不是碰巧,是专门来找你的。
 
    “是啊!我们只道是刘团长你是办公事,没敢打扰,嘻嘻,没想到刘团长你私事也没忘记呢!”柳雪原捂着嘴笑道。
 
    不过,柳大记者可没像纪雁雪那般淡然了,几位当事人也许只听出了其中的揶揄,但对于某个在大家族长大早已不是初哥的孙无法来说,这话里,貌似,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酸味儿。
 
    老大就是点上,各个时代的差异其实不算太大。
 
    而另两位,那自然是所有人梦想中妻子的典范,论内涵,一个拿笔杆子一个拿枪杆子,论相貌,也是一个艳一个清各有所长,论家世,柳家和纪家也都是北平城内数得上的大户人家。
 
    可是,全都看上胖子了,然后,还是长官请客,自己掏钱,小白脸孙无法瞬间觉得,这个世界,对自己满满的都是恶意。
 
    不过,美女小小的揶揄对本着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的刘浪来说自然算不得什么,哈哈一笑道:“于公,劳拉可是我的大客户,于私她也是我们的好朋友,柳记者这话算是解释得极为到位,冲着这句话,今天的烤鸭,我请定了,走。”
 
    论起北平的美食,自然是名气最大的烤鸭了,前世的刘浪也不是没吃过久负盛名的烤鸭,但现代化工艺的结果总让人觉得缺少些什么。好不容易到了民国又到了北平,刘浪也想尝尝号称用古法腌制以枣木、梨木等果木明火烤制出来带着果木清香的烤鸭究竟美味到何种地步。
 
    科技的进步往往就代表着传统的遗失,这并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每天都是宾客盈门的百年老店也有自己的无奈。
 
    长官,那是我请好吗?孙无法再度捏了捏口袋里的几块大洋,满脸悲愤。
 
    但不论是悲愤中的孙无法还是兜里没钱还要装大款的浪团座,都忽略了一个问题。
 
    这世上,就没有不逛街的女人。饭,可以不吃,街,必须逛。
 
 第528章 “破浪”行动
 
    比一个女人更麻烦的事情是什么?是三个女人。
 
    不仅刘浪第一次深刻的领会到了女人这种生物对于逛街的热衷,在看到三个女人又重新返回几十米外的店面对先前没有买的物件继续重复着之前的讨价还价后,就连少言寡语的黑大汉脸上都显出一丝无奈。
 
    三个女人,三种美丽,当大街上的行人将目光投向那个跟在中西三个大美女身后的胖子,无不羡慕嫉妒恨,为什么自己就不是那家的管家呢?
 
    看那个胖管家苦着脸的模样,又不是他付钱,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不知福啊!
 
    付钱当然不是刘浪付的。做为下属,孙无法每积极的参与付账一次,心都狠狠地抽一次。
 
    这三位,没一个是当老婆的好人选,必须的,没看把浪团座都快花哭了吗?反正到最后孙无法已经决定等回去了就找长官报销,必须不能长官泡妞他当护卫还贴老本了。
 
    虽然暂时不用付钱没能感受到金钱流逝的悲痛,但刘胖子这会儿心情其实也是挺复杂的。
 
    或许美丽的女人天生就是敌人,很明显感觉能感觉到三个女人关系间有些微妙却又说不出微妙在那里的刘浪在看到三个女人犹如姐妹一般你一唱我一和的和店老板砍价的那一刻,内心绝对是崩溃的。
 
    难道说,他超人的直觉出错了吗?
 
    反正在三个女人将淘来的大小商品集体丢给刘浪,越来越亲密的携手继续逛街的那一刻,刘浪直接肯定自己的直觉出故障了。
 
    又或许,他的直觉只对男人起作用?这个结论刘浪想起来脊背都有点儿发凉,必须不能啊!
 
    四名警卫排士兵已经被刘浪打发回去了,以自己和泰森以及孙无法的战力如果在北平城内都保证不了安全,那就是多他们四个也没什么用。
 
    现在的情况就是三个女人走前面,三个拎包的兼保镖跟在后面。
 
    一路夺人眼球的逛游着向西直门外的百年老店走去。
 
    被女人们夸张的逛街折腾得无精打采都快怀疑人生的刘浪无数次感应到被人注视,先前还警惕地望上两眼,后来干脆都麻木了。如果换成他自己,看到这样风姿迥异的三个大美女,恐怕也得看上几眼外加瞪那几个“幸福”的男人几眼的吧!